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太阳能庭院灯 >

买房后这些年轻人后悔了

2022-05-12 06:27      点击次数:

德国建筑师范博勒曼泽尔创造了世界上最小的房子,只有一平方米大

  德国建筑师范·博·勒曼泽尔创造了世界上最小的房子,只有一平方米大小。这款紧凑的木制建筑内能放置一把椅子,在需要时可变成床。勒曼泽尔称,这一设计意在引起人们对购房问题的关注,并为那些“挣扎于噩梦般的房地产市场的人带来宽慰”。图片来源视觉中国

  身处焦虑的时代,大多数美国Z世代不再期望新冠肺炎疫情立即结束。辞职浪潮、气候危机、国际局势动荡,都让美国年轻一代对未来感到迷茫。这种情况下,许多年轻人将希望寄托在“打造属于自己的家”,但买房后不久,他们就后悔了。美国《纽约时报》称,如果时光倒流,许多新房主希望,自己能在购房时“拿出更多的时间和耐心”。

  疫情期间,美国房价涨幅惊人。美国ZillowGroup公司的调查数据显示,2020年2月美国房屋的平均价格为24.9万美元,到2022年同期,这一数字达32.6万美元。英国《卫报》预计,到明年1月,美国房价将再上涨17.3%。

  高房价没有降低人们的购房热情。美国《纽约时报》指出,新冠肺炎疫情期间,许多买家进入房产市场,试图解决疫情带来的一些问题。有的人想打造温馨的个人空间,有的人想给家庭健身腾出地方,有的人想拥有更大、更好的后院进行户外娱乐。

  《卫报》称,美国买家对房屋的需求量远远高于房屋供应量。该报援引美国互联网房产交易和服务公司Redfin的一项调查显示,2020年,63%的购房者签约前没有实地看过房,这种现象在疫情前十分罕见。

  “人们买房的需求十分迫切,购房速度很快。”美国佛罗里达州奥兰多市的房地产投资者马丁·奥利菲斯告诉《卫报》,人们不会花时间货比三家后再作决定,因为“害怕自己的第一选择被别人抢走”。

  28岁的旅游博主凯·金斯曼表示,她前一天看上的一套房子第二天就被别人订购了,这让她感到“很可怕”。

  “各种疯狂的事情都在发生。”美国消费者研究公司WAVGroup的创始合伙人玛丽莲·威尔逊告诉《纽约时报》,“有的买家花15分钟看了一套房子后就决定购买,他们对房屋的认识很模糊,很多时候造成了事与愿违的结果。”

  据《纽约时报》报道,线上房地产公司ZillowGroup的调查数据显示,大约三分之一的受访者后悔买了房,31%的人希望自己买的房更大,21%的人认为自己出价过高。

  美国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雷斯特·塔利博士从事心理学研究近20年,他认为,人们“疯狂买房”的心理动机是“渴望生活效率提高,将生活和未来掌握在自己手里”。

  《卫报》认为,美国年轻消费者“购房热”是在多种因素影响下形成的。首先,越来越多的Z世代和千禧一代进入买房的“黄金年龄期”,大批涌入房产市场。其次,疫情发生后,美国经济的低利率政策导致抵押贷款利率暴跌,购房成本相对降低。此外,受疫情影响,许多人开始远程办公,对家庭空间的依赖性增强。最重要的原因是,人们渴望“减少生活的不确定性”。

  很多情况下,买房相当于冒险。当你办完所有买房手续,在里面住了一段时间后,它的缺点会逐渐暴露,无论是现实层面还是心理层面都令人难以接受。

  经历了1个月的疯狂找房后,金斯曼买下了位于美国俄勒冈州波特兰市的联排别墅。当她完成交易、步入新家时,心里充满了懊恼。她告诉《卫报》:“这里太脏了!卖家很久之前就搬走了,他们离开前没有清理房间。地毯上有猫尿的味道,浴室的洗手池上有很多胡子屑。”

  更令金斯曼难以忍受的是,这所房子的前任业主与美国业主委员会(HOA)存在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冲突,最后以诉讼的方式“解决了”,而她在搬进去之前毫不知情。这意味着,她要承担这些冲突的后果:停车特权被取消,邻居们对她心怀怨恨。

  “我曾认为这是一笔很好的投资,”金斯曼说,“但在偿还第一期贷款时我发现,这不是投资,我被这房子困住了。”

  疫情期间,换一所更大的房子意味着人们能够获得更多的自由空间,也会带来更大的经济压力。

  斯蒂芬妮·迪桑提斯在美国西雅图有一栋800平方英尺(约74.32平方米)的房子,为了缓解长期居家办公导致的“幽闭恐惧”,她决定换房。

  看房过程中,迪桑提斯的预算逐步从90万美元提高到130万美元,最终以145万美元买下一套三居室。入住后,她很快发现,高额贷款令自己不堪重负。她告诉《纽约时报》:“如果我还住在之前那栋小房子里,即使辞掉工作,我也能在这一年里过得很好。它的还贷额度很低,我可以休息、放松、去各地旅游充实生活,但现在我真的做不到。”

  现在,迪桑提斯准备卖掉房子,搬到蒙大拿州居住。她想拿出一半的房款买自己真正想要的房子,不想再被住房贷款和无休止的工作困住。

  如果当初多花些时间综合评判自己的经济能力,或许现在的情况就不会那么糟了。塔利博士建议人们购房时三思而后行:“当飞机遇到气流颠簸的时候,除非你是训练有素的飞行员,否则最好待在座位上,等风暴过去。”

  Z世代的部分灵感和知识来自社交媒体,借助社交媒体的力量,可以帮你找到满意的房子。

  23岁的格蕾丝·加布里埃尔在美国“商业内幕”网站上分享了她的购房经验:多收看YouTube上的买房视频,从同龄人那里借鉴经验,反复思考自己真正的需求是什么。

  加布里埃尔认为,买房子是一项“永久的、巨大的消费项目”,此前需要计划、准备、努力和决心。她和房产经纪人参观过一个新开发的楼盘,找到了自己想要的房子,那里有咖啡店、步行道、健身房,完美契合她的需求。

  冲动之下,一些人买下了更大的房子甚至是郊区的别墅,但随之而来的经济压力成了负担。这时不妨换个角度,将购买转化为投资,或许有助于走出困境。

  2021年7月,塞莱斯特·莫汉和扎克·福琳夫妇以34.9万美元购买了佛罗里达州威尔斯湖畔小镇上的一栋农舍。这里似乎是个理想的选择:宁静、风景如画。不过,维护5英亩(约40公顷)的土地、养活两头奶牛的繁重工作让他们精疲力尽。沉重的经济压力让这对夫妇改变了长居于此的想法,他们决定在市区租一套公寓,将农舍打造成民宿,以增加收入。23岁的艾丹·多宾斯购入了一套两居室,希望把自己用不到的卧室出租创收,毕竟“买房是为了投资”。

  安杰莉卡·奥姆斯特德是美国科罗拉多州丹佛县的房产经纪人,她建议年轻购房者首先查看房屋的年检报告,预判可能产生哪些维修行为;多花一些时间进行实地探访,看看社区环境、人员、设施。“你要花些时间去看它,在白天和夜晚的不同时间段感受小区环境氛围,再作决定。”

  如果买房让你感到沮丧,不要轻言放弃,试着为自己争取最大的利益。金斯曼正在努力与之前的房主进行谈判,夺回属于自己的停车位。“我还在为他们没有清理房间而生气,但也在努力打造属于自己的有趣的房子。”她说,“我会将墙壁粉刷一新,也会添置一些家具。这种感觉很充实,即使这些钱本可以用来去巴厘岛旅游。”

  身处焦虑的时代,大多数美国Z世代不再期望新冠肺炎疫情立即结束。辞职浪潮、气候危机、国际局势动荡,都让美国年轻一代对未来感到迷茫。这种情况下,许多年轻人将希望寄托在“打造属于自己的家”,但买房后不久,他们就后悔了。美国《纽约时报》称,如果时光倒流,许多新房主希望,自己能在购房时“拿出更多的时间和耐心”。

  疫情期间,美国房价涨幅惊人。美国ZillowGroup公司的调查数据显示,2020年2月美国房屋的平均价格为24.9万美元,到2022年同期,这一数字达32.6万美元。英国《卫报》预计,到明年1月,美国房价将再上涨17.3%。

  高房价没有降低人们的购房热情。美国《纽约时报》指出,新冠肺炎疫情期间,许多买家进入房产市场,试图解决疫情带来的一些问题。有的人想打造温馨的个人空间,有的人想给家庭健身腾出地方,有的人想拥有更大、更好的后院进行户外娱乐。

  《卫报》称,美国买家对房屋的需求量远远高于房屋供应量。该报援引美国互联网房产交易和服务公司Redfin的一项调查显示,2020年,63%的购房者签约前没有实地看过房,这种现象在疫情前十分罕见。

  “人们买房的需求十分迫切,购房速度很快。”美国佛罗里达州奥兰多市的房地产投资者马丁·奥利菲斯告诉《卫报》,人们不会花时间货比三家后再作决定,因为“害怕自己的第一选择被别人抢走”。

  28岁的旅游博主凯·金斯曼表示,她前一天看上的一套房子第二天就被别人订购了,这让她感到“很可怕”。

  “各种疯狂的事情都在发生。”美国消费者研究公司WAVGroup的创始合伙人玛丽莲·威尔逊告诉《纽约时报》,“有的买家花15分钟看了一套房子后就决定购买,他们对房屋的认识很模糊,很多时候造成了事与愿违的结果。”

  据《纽约时报》报道,线上房地产公司ZillowGroup的调查数据显示,大约三分之一的受访者后悔买了房,31%的人希望自己买的房更大,21%的人认为自己出价过高。

  美国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雷斯特·塔利博士从事心理学研究近20年,他认为,人们“疯狂买房”的心理动机是“渴望生活效率提高,将生活和未来掌握在自己手里”。

  《卫报》认为,美国年轻消费者“购房热”是在多种因素影响下形成的。首先,越来越多的Z世代和千禧一代进入买房的“黄金年龄期”,大批涌入房产市场。其次,疫情发生后,美国经济的低利率政策导致抵押贷款利率暴跌,购房成本相对降低。此外,受疫情影响,许多人开始远程办公,对家庭空间的依赖性增强。最重要的原因是,人们渴望“减少生活的不确定性”。

  很多情况下,买房相当于冒险。当你办完所有买房手续,在里面住了一段时间后,它的缺点会逐渐暴露,无论是现实层面还是心理层面都令人难以接受。

  经历了1个月的疯狂找房后,金斯曼买下了位于美国俄勒冈州波特兰市的联排别墅。当她完成交易、步入新家时,心里充满了懊恼。她告诉《卫报》:“这里太脏了!卖家很久之前就搬走了,他们离开前没有清理房间。地毯上有猫尿的味道,浴室的洗手池上有很多胡子屑。”

  更令金斯曼难以忍受的是,这所房子的前任业主与美国业主委员会(HOA)存在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冲突,最后以诉讼的方式“解决了”,而她在搬进去之前毫不知情。这意味着,她要承担这些冲突的后果:停车特权被取消,邻居们对她心怀怨恨。

  “我曾认为这是一笔很好的投资,”金斯曼说,“但在偿还第一期贷款时我发现,这不是投资,我被这房子困住了。”

  疫情期间,换一所更大的房子意味着人们能够获得更多的自由空间,也会带来更大的经济压力。

  斯蒂芬妮·迪桑提斯在美国西雅图有一栋800平方英尺(约74.32平方米)的房子,为了缓解长期居家办公导致的“幽闭恐惧”,她决定换房。

  看房过程中,迪桑提斯的预算逐步从90万美元提高到130万美元,最终以145万美元买下一套三居室。入住后,她很快发现,高额贷款令自己不堪重负。她告诉《纽约时报》:“如果我还住在之前那栋小房子里,即使辞掉工作,我也能在这一年里过得很好。它的还贷额度很低,我可以休息、放松、去各地旅游充实生活,但现在我真的做不到。”

  现在,迪桑提斯准备卖掉房子,搬到蒙大拿州居住。她想拿出一半的房款买自己真正想要的房子,不想再被住房贷款和无休止的工作困住。

  如果当初多花些时间综合评判自己的经济能力,或许现在的情况就不会那么糟了。塔利博士建议人们购房时三思而后行:“当飞机遇到气流颠簸的时候,除非你是训练有素的飞行员,否则最好待在座位上,等风暴过去。”

  Z世代的部分灵感和知识来自社交媒体,借助社交媒体的力量,可以帮你找到满意的房子。

  23岁的格蕾丝·加布里埃尔在美国“商业内幕”网站上分享了她的购房经验:多收看YouTube上的买房视频,从同龄人那里借鉴经验,反复思考自己真正的需求是什么。

  加布里埃尔认为,买房子是一项“永久的、巨大的消费项目”,此前需要计划、准备、努力和决心。她和房产经纪人参观过一个新开发的楼盘,找到了自己想要的房子,那里有咖啡店、步行道、健身房,完美契合她的需求。

  冲动之下,一些人买下了更大的房子甚至是郊区的别墅,但随之而来的经济压力成了负担。这时不妨换个角度,将购买转化为投资,或许有助于走出困境。

  2021年7月,塞莱斯特·莫汉和扎克·福琳夫妇以34.9万美元购买了佛罗里达州威尔斯湖畔小镇上的一栋农舍。这里似乎是个理想的选择:宁静、风景如画。不过,维护5英亩(约40公顷)的土地、养活两头奶牛的繁重工作让他们精疲力尽。沉重的经济压力让这对夫妇改变了长居于此的想法,他们决定在市区租一套公寓,将农舍打造成民宿,以增加收入。23岁的艾丹·多宾斯购入了一套两居室,希望把自己用不到的卧室出租创收,毕竟“买房是为了投资”。

  安杰莉卡·奥姆斯特德是美国科罗拉多州丹佛县的房产经纪人,她建议年轻购房者首先查看房屋的年检报告,预判可能产生哪些维修行为;多花一些时间进行实地探访,看看社区环境、人员、设施。“你要花些时间去看它,在白天和夜晚的不同时间段感受小区环境氛围,再作决定。”

  如果买房让你感到沮丧,不要轻言放弃,试着为自己争取最大的利益。金斯曼正在努力与之前的房主进行谈判,夺回属于自己的停车位。“我还在为他们没有清理房间而生气,但也在努力打造属于自己的有趣的房子。”她说,“我会将墙壁粉刷一新,也会添置一些家具。这种感觉很充实,即使这些钱本可以用来去巴厘岛旅游。”

推荐阅读

创新·智引·新思路 第二届中国整木定制设计前沿峰会落幕

许昌市戏曲艺术发展中心第七届业务大考评如期举行 !12月01日,创新智引新思路第二届中国前沿峰会暨2018时尚涂装趋势发布会于浙江杭州拉开帷幕。逾千位行业嘉宾深入探讨和解读整木定制行业的发展现状、前瞻思想与流行趋势,为企业带来新思路、新方向,引导企

热点新闻

一周要闻 存量房时代 家居企业如何突围 摆脱地理限制是整木家居

2018年12月18-19日,心呐喊《总裁商学签单破局》南京站线下公开课火热报名中!课程理论立足于实际,指导落地,课程案例来自于心呐喊近期驻店项目,培训+作业+现场演练指导与落地流程化、表格化、简单化,欢迎您的加入~ 如同一匹狂奔的野马,过去十几年是定制